枫池电竞

澳门赌城网站大全网赌数据延迟无法取款

枫池电竞 https://www.kokori.net 2019-05-08 22:41:16 出处:网络 编辑:@老陈
谢老:我的一些学术见解及经验可见于《谢锡亮灸法》《针灸基本功》两书中,我已经给你系统讲解了一遍,我年岁已大,近年已很少给学生这样系统讲解了,你大老远来,我们又谈得挺投缘,你看还有何疑问尽管提。 

谢老:我的一些学术见解及经验可见于《谢锡亮灸法》《针灸基本功》两书中,我已经给你系统讲解了一遍,我年岁已大,近年已很少给学生这样系统讲解了,你大老远来,我们又谈得挺投缘,你看还有何疑问尽管提。

问:我这10多年临床中以研究经方汤液治病为主,但针、灸、药三者皆中医治疗法的重要内容,缺乏了针灸治疗总觉心中遗憾,久仰承师及承门弟子威名,故特来向您请教,今能拜您为师是我的荣幸,只恐我针灸基础不扎实,会辱没了尊师威名。

答:你正规中医学院本科毕业,有10余年的临床经验,有到广州、北京等大城市大医院进修过,又到处拜师求学,研究经方有心得,应该说是在大海里游过泳的。承师也经常针灸与经方合用,并曾用针灸之理来注解《伤寒论》;当年承师办学,讲四门课:经络腧穴、针法、灸法、治疗,不管你是中医西医,不管你男女老少,只要志愿学习针灸,只要你考试过关,就承认你是他的学生,承认你是针灸医师。我现在上了一定年纪,对一般学生都不这么系统讲解了,让他们自行看书。你基础不错,学针灸就更容易了,针灸都是要讲求悟性的。承师鼓励人常说:有医学基础的人学针灸“只须-夕谈” 。

在安全的前提下,心细些,说话要有信心,但过头的话不讲,将所学的大胆去实践就行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荀子讲: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或者说“锲而不舍,终身以之”,便是教我们要在师傅领进门的基础上终身不离,修行在个人嘛。我们要在开放的原则下,提倡学生要超过老师,我书中总结了一些东西,自认在没有违背承师的原则下有些学术又超越了他,这样才算对得起老师。

问:似乎澄江-派很注重基本功的训练,如对针灸歌赋的背诵比较重视?

答:我至今尚能背出每条经穴分寸歌,随便说一个穴名,我仍能对上。这就是当年打下的基础,一劳而永逸,这对临床很有好处。

至于针灸歌赋中的穴位主治,教我们抓住主要作用就能应用,慢慢加深理解,积累经验。

问:我看您的书中,点穴功夫似乎也是针灸基本功的重点。

答:对。点穴是用骨度法,结合体表标志、结合解剖,力求准确,直接影响疗效。

准确点-个穴位,要兼顾周围其他穴位,要给它们留出地方来——“取三经而用-经而可正,取五穴用一穴而必端”。

问:为何经常看到针灸医师不诊脉便行针灸治疗?

答:常言说"针家不诊",针灸就是那么简单,看你是何症,如遇急性暴病则可对症取穴,如以前霍乱大流行,在街上不可能每个人都来号脉,就都取尺泽、委中放血,可立止腹中绞痛、烦乱,效果也很好。但是对慢性病,有条件时,还得运用四诊八纲,辨证施治。

问:《伤寒杂病论》是经方学派的集大成之作,乃汤液治疗之经典;而《黄帝内经》是医经学派的经典,以之指导养生导引,针灸治疗为主。那为何《内经》对色脉之诊那么重视?

答:"针家不诊"是说只要掌握一些大的原则与一些基本知识便可使用针灸以取得疗效,但如同人的知识有深浅,学历有小学大学之別一样,《内经》的诊法是经典,是原则性的,教你怎么精进的,怎么提高水平用的,并不是针灸一定不用或排斥脉诊。

问:现在灸法用在什么病比较多?

答:灸法用途广泛,男女老幼各科皆宜,多用于难治性疾病及人体免疫功能低下、失调、缺陷者,对身体虚弱及虚寒病症疗效很好。

问:是否灸法作用慢,长期使用方有效,很少用来应急的?

答:不完全是,灸法在某些情况下是可立竿见影的,如对美尼尔氏综合征可灸百会三十壮;对宫血者可灸隐白,有的灸三壮当日便可见效。宋代有《备急灸法》一书,列举出灸法适用的22种急性病。

问:灸法具体取穴与针法有何不同?

答:直接灸法会留下一些疤痕,所以,一、不能穴位老换,不能让全身都是疤痕。二、每次取穴不能太多,要重点突出。三、在颜面等部位不能取,以免影响美观,胸腹背、四肢部穴位多用。灸法取穴比较慎重,要求点穴准确,因为每次大都要在原来的穴位继续治疗,开头取错了,后面容易将错就错,影响疗效。总之,灸法取穴比针法少,没有针法灵活。用温和灸或间接灸则比较方便些。但各种灸法各有其适应症,以各适其宜为好。

问:灸法辨证取穴与针法有何不同?

答:灸法以脏腑辨证为主要的辨证取穴,以募俞穴为主,八会穴亦多用,如参合并发症及寒热表里虚实辨证,除主穴以外,对症取穴则为辅穴,用的次数较少,较轻。其实,针、灸的取穴原则是相同。

问:非化脓灸如何操作?

答:辅穴一般用非化脓灸,灸炷小,知痛即用手压灭,只灸3—5壮,刺激量小点,可以多取几穴。

问:灸法讲补泻吗?

答:过分讲补泻没用,有些只是巧立名目,初起即使补泻不正确也不要紧,只要有得气,经络都可有效自行双向调节。古代讲究补泻,现在多不太重视了。总的原则是掌握灸量,对病人、病证等全面考虑,勿过度刺激,勿急于求成。灸字从“久”,日久见功。

问:您是否基本用灸法,针药少用?

答:不是的,我们这里是针、灸、药并用的,如我也常用银翘散治流行性感冒等。又如哮喘患者,若有点虚火,该给他灸哪就灸哪,灸肺俞,他有一些上火的反应,我们该用针就用针,该用药就用药,可以给增液汤。灸法犹如火神派,大部分病当虚寒论治,自应有处理的方法,能配合针药则更好。古书言“针而不灸,灸而不针,皆非良医也”,同样地,针灸而不药,药而不针灸,尤非良医也,针、灸、药三者备,方为良医。

问:我看您对中医界现今的-些热点也挺了解的,可见您也是与时俱进的,是否说您对火神派的观点很赞同?

答:宋代太医令窦材说保命之法“灼艾第一,丹药第二,附子第三”,火神派的一些理论可以作为灸法的参考,中医的各种疗法都有它的适应范围及局限。当然,用附子也要对症,什么东西都不要讲过头,火神派只是在某些需温补的病症上较擅长,应各自扬长避短,从容中道是为美。

问:阿是穴是否亦为灸法所常用?

答:不能老强调阿是穴(热敏点、嗜热点),那是局部的,中医更多从整体状态来辨证。其实如果取穴准确,治疗得当,附近或者同属一条经的阿是穴(热敏点、嗜热点)也会自行消失。总之,临床上以经穴为主,阿是穴可为临时变通。

问:现在大部分人皆用间接灸,效果如何?

答:临床上有五花八门的灸法,效果不一定理想,不一定实用,我们主要要研究如何治好病。《医宗金鉴》认为“凡灸诸病,必火足气到,始能求愈”,如果达不到一定的刺激量,表热里不热,则疗效欠佳。这次南京来邀请开会,所提交的资料只有我提倡直接灸,因为它的疗效比较可靠,但可惜现在搞的人不多了。当然,不论什么灸法,只要省事、简易、痛苦小、疗效好,都可以随各人方便而使用。

问:隔姜灸有何技术要领?

答:隔姜灸要大片姜,小艾炷多个同时点燃,刺孔要密,这样小艾炷频更换,火力持续又节约时间。如用大灸炷,初起热力不足,燃至根部又太热,火力不能持续,姜汁、火力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效果确实不同。灸红后不可着凉及用冷水洗,应保持温暖。

问:现在直接灸很少人用,只有您跟少数几位前辈至今仍在提倡,学术凋零,是否承师当年用得不多?

答:相反,其实承师当年是每天都有用灸,病人很多,观其医案即可证明。“医之治病用灸,如做饭需薪”,是不可或缺的,其刺激穴位,有药物和物理化学作用,疗效可靠。至于为什么直接灸现在很少人提倡,一来这是有创疗法。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因为西医有更多有创诊疗方法,更有创伤,一样开展。二来可能与现在学术风气较浮躁,只强调创新出成果,不讲继承有关,不只灸法,很多传统的好东西都丢了。

问:百会在头发中,灸时如何操作较好?膻中在灸法中用得多吗?

答:那不成问题,灸炷直接放在百会上点着就行,它不会向外周燃开,不用剪发。灸膻中我大部分是用在食道癌时作为局部取穴用,气病及心脏病等亦常用。

问:对于灸炷的使用,还要注意些什么?

答:麦粒灸燃得很快,来不及用镊子夹,要用手拿起或压灭。艾炷小的如半个麦粒,最大如黄豆大,捏成椎型,不可太软,这样尖部点燃较易,且不易被粘起。刚治疗时灸炷小,等结痂后则用较大的。

问:为何制作灸炷一定用细艾绒?

答:粗绒燃时较痛,且疤痕脱落后皮肤有的会略下陷而不易复原,《本草纲目》曰“若生艾,灸火则易伤人肌脉”。但若买来艾叶药材,用槌打烂,去粗络杂质亦可用于灸罐灸、艾卷灸、隔物灸。若用直接灸必须用极细之艾绒,市上或制艾厂有售。

问:壮数如何掌握?

答:常规小儿3—5壮,大人7—9壮。大病,每穴可以多灸,每穴5—7—9—11壮,因病而定多少。

问:灸时还要注意些什么?

答:灸法虽无大的痛苦,但毕竟有创,令人心生恐惧,应先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此外,虽然晕灸少见,但也应注意,必须放松自然,要有依靠;一般施灸顺序:先灸阳经,后后灸阴经,先灸上部,再灸下部,取其从阳引阴而无亢盛之弊,若有反应,可适当延长间隔时间;灸时不可让风扇空调直接吹病人,灸后过段时间可以洗澡,但如有灸疮,应避开疮面,勿多浸泡;当心落火,烧灼皮肤和衣服,应小心处理。

问:您对乙肝灸法很有心得,能否讲讲取穴要点?

答:乙肝并发症多,辨证也较灵活,简言之,运用脏腑辨证,用肝俞、脾俞、足三里较多,但肝功有异常时,我的经验是加用阳陵泉较好。期门对肝刺激量大,肝区痛或肝胆热盛时用,也用太冲。

问:灸书每言小儿灸身炷助生长发育,老人灸足三里保健长寿,为何这么分?

答:灸足三里需过30岁方可,因为30岁以下抗病力较强也,且恐对视力有影响,影响小儿发育,马丹阳十二穴歌诀曰:年过三旬眼更宽。也就是说,过了30岁后取穴范围增广了。

日本用灸身炷助小儿生长发育应用较多。小儿肺门淋巴结结核,西医没啥办法,多灸身炷有效。这个大概与小儿元气升发而老人下焦元气不足有关。

问:承师与您都大力提倡直接灸、麦粒灸,而古书中似乎谈大炷灸较多,您认为用哪种灸炷更好?

答:以前用大艾炷直接灸增加痛苦,增加疤痕,不人性化,没必要,“宁可再剂,不可重剂”嘛。虽然有时用大炷灸疗效较快,但不要急于求成。古人言灸关元、神阙每言数百壮,说的是积累数,或是麦粒灸;《医宗金鉴》“有病必当灸巨阙、鸠尾二穴者,必不可过三壮,艾炷如小麦,恐火气伤心也”,讲的就是麦粒灸,这是指近心脏部位要小灸、轻灸。大艾炷灸,每发灸疮化脓,需1—2个月方能愈合,换药也麻烦,所以,现代人因怕痛而少用或不用。

问:现在针灸医师也西化,每用西医神经学说来解释穴位主治,您对这问题怎么看?

答:即然当一名“铁杆中医”是你的目标,我们讨论任何一个中医问题都要在中医理论框架内讨论。“宁失其穴,勿失其经”,便是说明我们对经络的重视。但不反对有时用现代医学知识解释中医,使之通俗易懂,有些地方中西医说法不同,意思却是-样的。

问:您觉得中西医最大差异在哪?

答:中医是调理人,而人体都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人本身去治愈病,针灸药物是帮助或调动起人体本身自有的康复能力为目的的。

问:当年您比较勤奋好学,听说承师对您挺器重,您毕业后有否留校任教?

答:我是50年代跟承师学习的,当时要把我留校,也想带我去南京,但因我是北方人,生活不太习惯,家庭也需要我回来,所以最终回到我们这小地方来了。

问:听说您是现在承门弟子唯-在世的,是这样吗?

答:据我所知,是的。抗战前的师兄年龄都太大了,都不在世了,解放后的也全无信息,承师90、100周年纪念我都参加了,和老师家中有联系的现在就我一个。这话不包括老师到南京中医药大学后的学生,指的全是在苏州随师学习的同学。

问:还有没有故人?

答:当时承师办学,老师不擅长外交应酬,都是张锡君帮他办的,前几年仍健在,但有人去拜访他,因年岁较大,听说他往事己记不大清楚了,现已去世。

问:听说您对子午流注及灵龟八法有一定研究,它在灸法中处何地位?

答:井荧输经合的理论对灸法用不大上,针法可以。我研究过子午流注,也给别人讲课,也制作过转盘,但临床上用得有限,那么多病人,你忙得过来吗?专门来研究探索是可以的。用纳甲法灸原穴、合穴方便,用纳子法简便易行,现在还不时应用。用灵龟八法虽只八个穴,也得箅时辰,故不多用。

问:承淡安老师的书中曾言及练内功在针灸中的作用,对这问题您怎么看?

答:针灸讲究"人电传达",有功夫的人容易使人得气,得气了疗效就好,病人医生都会知道,外面也会有表现。所以说,只进针而不行针,犹如打通电话而不讲话,针灸医师要练针,要练功就是这个目的。练功就是练气,承师早年有《运针不痛心法要诀》一本小册子,专讲这方面的问题。

0

精彩评论